驳“你不测怎么知道” ,论风险管理在药物质量领域的应用

栏目:财经 来源:南通汽车网 时间:2019-11-08

    首先以一个故事开始我们的话题。


    有君子名叫“你不测怎么知道”,某日我与该君闲聊,我说:“人喝水不大可能被呛死。”

     他立马回道:“你不测怎么知道?”

    “我年过而立,平生喝水过万次,至今尚存于世。”

     该君嗤笑:“你一人岂能代表全人类?”这话在理,无可反驳。可我也不能把全人类召集起来,每人发一桶水,研究他们喝水多少次不会被呛死。我不是地球球长,没这个权力,再说为这点小事劳动全人类大驾也说不过去。正惆怅间,该君又继续怼我:“用数据说话,才是做科研的严谨态度。”这是真理,大言煌煌,重若千钧,无可抵挡。

    “对不起,我收回人喝水不大可能被呛死这句话,您喝水时务必小心。”


    这个故事虽然情节荒诞,但是说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不做风险评估,动辄以“你不测怎么知道”这句话怼人,是一种耍流氓的行为。世事无绝对,这是真理,以真理怼人,当然是在耍流氓。真理没有错,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只是在说风险,说可能性,以及风险应对的策略。我说这种情况可能性很小,没有必要为此耗费人力物力,你却说你不测怎么知道,我就没法回答了。风险管理在药物质量领域可以说无处不在,只是很多司空见惯的做法我们没有关注。闲话少提,下面进入我们的正文,详细论述风险管理的概念及其在药物质量领域的应用。


一、风险管理概念解析


1、风险


国际标准化组织(ISO)ISO Guide73:2009对风险的定义为:Effect of uncertainty on objectives. GB/T 23694-2013《风险管理术语》对风险的定义为:不确定性对目标的影响。《PMBOK指南》(第5版)的定义是“项目风险是一种不确定的事件或条件,一旦发生,就会对一个或多个项目目标造成积极或消极的影响”。


三者的定义是一致的,点明了风险的三要素:


a、风险是一种影响,可能是正面的,也可能是负面的。也就是说,可能是机会,也可能是威胁。

b、不确定性,确定会发生或者不会发生,都不是风险。

c、目标,风险跟随特定的目标,没有目标就没有风险。


风险具有很大的主观性,其中的可能性很多情况下无法说数据说明,只是一种主观看法。如同故事里说的“人喝水不大可能被呛死”这个风险,根据生活常识这种判断是合理的,但是无法用数据证明。这也就意味着人与人之间的对于风险的判断会有分歧,对于可能性的判断有差别,对风险的容忍度也各有不同。以商业保险的重大疾病险为例,有个朋友做保险,我想照顾一下她的生意,认真的研究了她给我的重大疾病险的一些情况,最后我认为我为此付那么多的钱只是为了那些条款中的奇怪一看就是很少见的重病(风险我认为很小),这太不值了,所以没买。假如都和我一样,这个险种根本卖不出去,这就说明人的对风险的认知和容忍度是不同的。


2、风险管理


ISO31000:2009《风险管理----原则与指南》把风险管理定义为“针对风险采取的指挥和控制组织的协调活动”。 GB/T 23694-2013《风险管理术语》对其的定义为“在风险方面,指导和控制组织的协调活动”。

风险管理过程 ISO31000:2009《风险管理----原则与指南》与GB/T23694-2013《风险管理术语》都将其定义为“将管理政策,程序和操作方法系统地应用于沟通、咨询、明确环境以及识别、分析、评价、应对、监督与评审风险的活动中”。


3、风险管理的原则


在进行风险管理的过程中应该遵循两个原则:一、经济有效原则,风险管理的深度广度与投入的资源应与特定目标的重要性匹配,不能松懈,也不能过度。二、持续性原则。风险管理不可以只是一次性的活动,它必须是一个持续的过程。要想取得成功,应在整个追求特定目标期间积极、持续地开展风险管理,且在进程中,随着信息越来越详细,持续改进和细化。很多管理策略中都体现了这种精神,如全面质量管理、PDCA循环、项目管理的“渐进明细”等。


二、风险管理在药物质量领域的应用


    在此我以一些我们常见的做法来论述其中体现的风险管理的精神,以及“你不测怎么知道”的不可操作性。


1、供试品是否需要双样


我们在日常检测工作中,如果是含量测定,一般是双样,而有关物质检测一般都是单样。这里面其实是包含了风险管理的策略的。


含量测定为什么是双样?那是因为称量、溶解等操作可能使得数据失真,比如称量时洒了一点没发现,就会给出一个偏离真实值的数据,而含量测定允许的偏离一般都很小,如98.0%-102.0%,所以需要双样比较数据,如果两个数值接近,我们认为操作的风险很小。


与此对应的是有关物质为什么是单样呢?因为有关物质的检测结果允许较大的误差,如某个单杂0.11%0.10%这两个结果相差10%,但是我们也认为是一致的,称量过程产生10%的误差的可能性极低,所以我们就接受这种风险。


以上两种情况如果不说风险,只说真理的话,含量测定双样就能确保操作一定没有问题吗?肯定不能。只是出问题的概率已经很低了,我们认为可以接受,但不能说完全不存在。如果“你不测怎么知道”君又出来怼人,那么平行测100份、1000份还是10000份才可以?原本一块钱的药片可能就得卖1000块。


2、杂质的种类


以有关物质为例,已知杂质大多只定工艺杂质和降解杂质,因为这两类杂质存在的风险是最高的。那氰化钾要不要定入已知杂质?谁能保证药品里一定没有氰化钾?不一定的哦,万一有人报复社会在药品生产过程中投毒呢?某君又要说了,你不测怎么知道?保险起见,还是要把现在世上所有的毒性物质在所有的药品里都检测一下,用数据证明安全性,才是做科研的严谨态度。


3、原料药起始物料质量标准


起始物料的质量标准中大多没有定炽灼残渣,也就是说大多不研究起始物料带入的无机盐对成品无机盐含量的影响。因为起始物料在一个长的合成路线中传递下来,它自带的无机盐在合成过程中会被清除,残留到API的风险很小(如果认为风险很大,就需要研究,并不绝对)。我们一般都接受这种风险,不做其他应对。如果问“你不测怎么知道”,无法回答。就如上文提到的风险管理的经济有效原则,这个风险很小,为此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不值得,并不是这种风险不存在。


4、ICH


ICHQ9中提出了质量风险管理的概念与要求,ICHM7ICHQ3D都提到了风险,以及有多批代表性批次的样品实测值低于限度的30%,质量标准即可不予收载的表述。这些都体现了风险管理的精神,多批低于限度的30%,以后即可不检测该项,不能说以后绝对没有超标的风险,但是这种风险很低,低到我们接受就可以。如果还是存着保险起见,你不测怎么知道的想法,那么质量标准就必须检测该项了。


5、总结


上述4项已经能说明风险管理的精神在药物质量领域是多么的常见,保险起见和“你不测怎么知道”这种精神与风险管理的精神是背道而驰的,也违背了风险管理的经济有效原则,空耗人力物力,浪费社会资源。


三、一些想说的话


      之所以写出如此尖锐的观点,就是因为我们目前存在很多的保险起见最好还是测一下的心态,大家都知道这很多是由于有关当局的心思难以揣测,我们担心自己的论点不被认可,所以宁多做总不为过。


      从个体来说,这无可厚非,但从整个行业来说,其实是存在问题的。整个药品行业为此额外多付出了成本,这个成本直接看来是由企业负担,但是最终是由全社会来买单的,只是为了是一些没有必要的低风险。


      我们应该在工作中多多应用专业知识进行对药品的质量进行风险评估,并进行符合其重要程度的应对,尽量少一些保险起见最好怎么怎么的心态。也想对有关当局说:如果我说的是风险,请您也和我说风险,您可以建议我以后持续关注该风险,证明风险管理的有效性,不要轻易说“你不测怎么知道”。因为我们花费的大量的本可以省下来的费用,最终是要体现在药价上的,最终是要社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这让我想起《论语》定公问孔子:“一言可以丧邦,有诸?”



培训和会议:

2019基因毒性和元素杂质的控制策略与分析方法深度研讨会

同写意论坛

第86期论坛丨医药项目合作与投资并购专家之路

第87期论坛丨口服固体制剂实用单元操作技术

第88期论坛丨新药中美双报之药学研究和临床用药生产



药事纵横是一个开放,由自愿者组成的团体,由以下成员组成:Voyager88,雷诺岛,Herman,梅希,文竹,duke,yhqqqqq,占小兵,锦心绣口,巧巧,阡上陌陌,多巴胺,瑜儿,子炎,克格莫,Sophia ,偶阵雨,零下274℃,Breathless,胡不喜, Helen,等等,ZMJ,润儿,Jessie、云卷、二友木、羊羊、种花家的小兔子、wonger、Jerry、Admiral、圣手小毒物、魔鬼深白色、郭大侠、萧月、氢气发生器、谁、石公子、Jerry和贝壳里的乾坤。欢迎有志之士加入我们团队。投稿、合作、加专业群请加微信437180999,药事纵横二千人QQ群22711855。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