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期间,一个国际友人冒着生命危险拍下了日军的暴行

栏目:财经 来源:金陵热线 时间:2019-07-11

作者:金满楼

11年前(2007年),“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夏淑琴在反诉日本右翼作家名誉侵权案中,日方被判败诉。

值得一提的是,审判中使用了一件极为重要的证据,也就拍摄于大屠杀时期的纪录片,当时夏淑琴全家9口人中有7人被杀害,年仅8岁的夏淑琴被日军连刺数刀后昏死过去。

事后,侥幸生还的夏淑琴带着年仅4岁的妹妹逃到难民区,其悲惨遭遇引起了以为名叫约翰.马吉的美国牧师的注意。

随后,马吉不仅用摄影机拍下了夏淑琴及妹妹的情况,而且还前往中华门内新路口5号也就是夏淑琴家人惨遭杀害的现场拍下了当时的惨状。

在这次的审判中,马吉拍下的影像资料如同铁证,最终为夏淑琴讨回了公道。

马吉是美国圣公会牧师,其于1912年来到中国传教。在南京大屠杀期间,他担任国际安全区总稽查,亲眼目的了日军的种种残暴行为。

“南京大屠杀”期间,一个国际友人冒着生命危险拍下了日军的暴行

当年12月19日,马吉在写给家人的信中说:

“过去一星期,是屠杀、强奸的一周,这种恐怖是我从未经历过的,我做梦也没想到,日本兵竟是如此的野蛮。我想,人类历史上已有很长时间未发生过如此残暴的事了!

……日本兵不仅屠杀了他们找到的所有俘虏,而且还杀害了大量不同年龄的平民百姓。很多人在街上就被日本兵随意杀死,从城南到下关,整个城市到处都是尸体……”

在日军的暴行下,感到“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痛苦”的马吉,他拿起了手中的贝尔牌16mm摄像机开始偷偷拍摄日军暴行的影像,而这架摄像机之前是用来拍摄福音传播的。

当然,日军对外籍人士的行动十分警惕,为防止暴行外泄,摄影摄像等行为被绝对禁止。事后,马吉也曾说,当时他“必须小心谨慎地行动,摄影时千万不可让日本人看见”。

在马吉的镜头下,沦陷后的南京城一片惨状,到处断垣残壁,随处火光冲天,被杀害甚至被汽油烧焦的尸体堆满街道;

此外,马吉还拍下了前来安全区避难的受害者如李秀英、夏淑琴等人的镜头,另外,一些被日军蹂躏奸淫后痛苦万分的妇女也出现在画面中……

“南京大屠杀”期间,一个国际友人冒着生命危险拍下了日军的暴行

如今,马吉拍摄的这段长达400英尺、放映时间105 分钟的胶片,也成为目前关于“南京大屠杀”的唯一一份影像文献资料。

当年马吉留下的这些镜头,也成为日军暴行的铁证,那些受害者也都凭借这部影片成为不容置疑的历史见证人。

1938年1月,国际安全区委员会同事、美国牧师费吴生冒着生命危险将这份胶片带到上海,之后交给租界内的美国柯达公司冲洗并剪辑拷贝了四份分别送到英美等国。

最终,这一记录影像向国际社会及时披露了“南京大屠杀”所真实发生的惨剧,各方对日军的暴行均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人神共愤”!

据说,看了这部片子后,就连纳粹德国宣传部长戈培尔都为日军的暴行而呕吐了几次。

日本战败后,马吉牧师曾亲赴东京,并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为“南京大屠杀”作证。7年后,回到美国的马吉在匹兹堡去世。

“南京大屠杀”期间,一个国际友人冒着生命危险拍下了日军的暴行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邵子平等海外华人研究者的多方寻访下,马吉的儿子戴维.马吉从自家的地下储藏室里找到了这份珍藏了多年的胶片。

最终,这份拍摄于“南京大屠杀”期间的影像资料被制作成纪录片《马吉的证言》而出现在公众面前。

事实上,一些日本右翼分子一直否认有这份录影带污蔑其为“鬼片”,同时,日本方面的一些人也在查找马吉的后人,但后者最终将这份原始影像带交给了中国人。

2005年,马吉之子戴维.马吉将父亲曾使用的这架16毫米摄像机捐赠给了“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而马吉牧师曾经传教的道胜堂教堂,也就是现在南京市第十二中学图书馆,后被南京市下关区政府命名为约翰·马吉图书馆。

如今,12月13日已被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愿我国民,牢记历史,永卫和平!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