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与华为肩并肩,如今只剩满满的求生欲

栏目:神话 来源:肃州在线 时间:2019-06-22


曾与华为肩并肩,如今只剩满满的求生欲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在2018年还剩最后23天之际,酷派集团(02369-HK)抓住2018的小尾巴将2017年中期报与年度业绩报告一起发。不出意料,停牌一年多的酷派集团,经营状况依旧不理想,业绩亏损已成“家常便饭”。

营收持续下降,净利亏损收窄

根据最新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末酷派集团资产净值7.89亿港元(单位下同),实现营业收入33.78亿元,同比上一年度下滑57.61%;公司应占拥有人年度亏损26.74亿元,同比亏损收窄38.93%;基本每股亏损53.14港仙。


曾与华为肩并肩,如今只剩满满的求生欲

(图片来源:港交所)



值得关注的是,酷派集团于今年4月份公布的2016年业绩报告,彼时的酷派公司资产净值是35.38亿元,实现经营收入79.69亿元,年内亏损43.80亿元。一年的时间,酷派集团资产净值缩水非常严重,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想去,恐怕下次该集团在公布年度业绩公告的时候资产净值已经沦为负数。


曾与华为肩并肩,如今只剩满满的求生欲

(2016年与2017年酷派集团业绩对比图)



目前来看,酷派的主营业务依旧是开发和销售智能手机,由于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的激烈竞争以及中国地区和东南亚市场的销售持续减少,导致智能手机的收益较同期大幅减少,这也是造成酷派集团2017年整体收益减少的主要原因。

酷派集团从2015年的业绩大幅增长到如今的连续两年大幅亏损,是什么让酷派集团出现了颠覆性的发展?

曾与华为并肩,如今国内“销声匿迹”

早年间,酷派也是国产机中的“战斗机”,曾在业内与华为、联想、中兴齐名,并称手机界的F4——“中华酷联”。2011年至2015年间,集团利润分别为2.71亿元、3.24亿元、3.48亿元、5.14亿元及22.77亿元。然而,手机行业变幻莫测,历经与乐视两年半的短暂“联姻”,酷派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还是走向了颓势。


曾与华为肩并肩,如今只剩满满的求生欲


然而随着消费者对手机的需求从功能性领域向更高层级转变,如今外形美观、性能强大、用户体极佳的中高端机型越来越受欢迎。根据中国产业信息网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增长不到5%,而在这之前的前4年智能手机符合增长率均超过20%。与此同时,中国市场的手机普及率达到了97%,智能手机普及率达到了72%。

2017年,随着移动智能终端饱和程度不断加强,国产手机从产量到销量均不断下滑。根据数据显示,去年国内手机产量由2016年的20.58亿部回落至19.22亿部。

不得不说,酷派集团的衰落与手机市场高饱和度造成的不景气的行业现状脱离不开关系。早在2014年,酷派集团在全球十大智能手机TOP10中以4.2%的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七;而从2015年开始,全球智能手机前10大厂商中再也看不到酷派的身影;相反,同样作为国产手机的华为、OPPO、VIVO、小米等纷纷跻身智能手机10大厂商前列。数据显示,2016年排名前三的OPPO、华为、VIVO出货量分别为0.78、0.76、0.69亿部,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22.2%、21.8%、96.9%,远超平均水平。


曾与华为肩并肩,如今只剩满满的求生欲

(图为全球智能手机前10大厂商排行榜,图片来源:中国产业信息网)


2017年表现最为亮眼的国产手机品牌是当属OPPO与VIVO,两个品牌的市场份额分别从2016年12月份的8.6%、7.3%增长至2017年12月份的12.6%、10.3%。相比酷派市场份额净不足1%。


曾与华为肩并肩,如今只剩满满的求生欲

接下来,让我们看看如今酷派集团面临着哪些经营危机。

首先,国内市场失手。华为、VIVO、OPPO广告牌遍布大街小巷地铁站的时代,我们很少能看到有酷派手机的广告牌,就连市面上也很少看到有买酷派手机。如今酷派,国内市场失意,出走布局海外。根据酷派2017年业绩数据显示,集团在中国大陆收入为14.76亿元,海外市场收益19.01亿元,海外市场业务收入超过国内业务收入,占比在50%以上。依财华社来看,国内没有扎实的市场基础就出走海外,并不是长久发展良策,细数华为、小米、OPPO、VIVO这些国产手机品牌,哪家不是在发展海外市场的同时拥有者一批忠实的国内用户“粉丝”。

其次,旧账未还欠新债务。根据酷派2017年业绩公告显示,集团去年流动资产总额为28.59亿港元,相比2016年的71.13亿港元,足足减少了近50亿元。就连酷派自己都表示已通过各种措施来改善本集团的流动资金状况,其中包括积极与银行磋商来确认重续集团短期银行贷款总计4800万港元的协议。显然,酷派集团已经到了“拆东墙补西墙”的窘境之中。

最后,内忧加外患,身陷诉讼案。除了上述市场份额、流动资金问题外,酷派集团同时还官司缠身。据消息,酷派有若干与卖方之间的民事诉讼,甚至被要求立即还款。其中也包括一些是由酷派主动发起的诉讼,如:酷派状告锤子欠钱不还。酷派集团自己也对外称,集团在2017年有数据供应商相关的民事诉讼,被要求立即偿还逾期应付账款1.71亿元。

强烈的“求生欲”,酷派能否坚持下去

当年酷派与乐视“联姻”也是轰动一时,而这段“缘分”也在今年1月11日随着乐视系香港子公司Leview Mobile HK Limited将手中最后10.95%的酷派股份出售给威日创投而终结。

确切的说两家集团合作始于2015年,终于2017年。乐视入驻酷派之初,也曾给酷派带来很大的想象空间,受此影响,酷派股价一度涨停。2016年8月乐视控股酷派后,酷派股价一个月内上涨了18%,市值超过80亿港元。

当所有人以为乐视生态能够拯救酷派之时,乐视遭遇资金链危机,酷派也难逃幸免,股价断崖式下跌,股价曾一度下跌至0.72港元/股。在于乐视合作期间,酷派也曾尝试研制新机型。不尽如人意的是,推出的3款新品,没有一款帮助酷派走出困境。与乐视“分道扬镳”后,酷派高层元老也纷纷离开,雪上加霜的危机让酷派不得不通过贷款、卖地、裁员的方式来自救。

根据公司财报可知,酷派集团通过控制日常运营来节约成本。酷派集团2016年拥有雇员4504名员工,而截至2017年12月30日,该集团员工缩减至1421名员工,员工的大幅缩减为酷派节省近1.5亿港元的员工成本。要知道企业的发展需要最多的就是人才,若非真的到了绝境酷派怎会通过裁员来节省成本。

不仅如此,酷派为了增加流动资金已经出售旗下若干地皮,获得人民币收入4000万元。据消息,酷派以现金交易的方式在2018年7月25日,以1.18亿港元的价格出售位于深圳的投资物业;以及在2018年7月30日,以1.2亿港元的价格出售旗下一家全资附属公司80%的股权。

总而言之,智能手机市场暗流涌动,红极一时的手机品牌如今市面上又有多少,即便又再强烈的求生欲,酷派如果不“招贤纳士”,研发一系列能够支撑自身品牌的旗舰机,被市场淘汰是迟早的事。

作者:刘玲玲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