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的这首《满庭芳》,平直中见含蓄婉曲,温厚中透出激愤不平

栏目:图库 来源:深圳车城网 时间:2019-07-11

下面这首词的写作背景是元丰七年,即公元1084年,苏轼因为“乌台诗案”的无辜牵连,被贬黄州已经五年了,这一年,苏轼奉命从黄州迁到汝州,虽然汝州在地理位置上要比黄州优越一些,但是苏轼的“罪名”并没有洗脱,所以到汝州也只能是一个没有实权的州团练副使,实际地位和在黄州时半斤八两。

苏轼的这首《满庭芳》,平直中见含蓄婉曲,温厚中透出激愤不平

当他将要离开黄州之际,恰逢友人到来,于是写下了这首心情复杂而又矛盾的《满庭芳》词。词中,既有人生失意的哀愁和离别在即的别情,又有对于人生洞悉的旷达。这种复杂的心情,在这首词中,十分生动地表现了出来。全词如下:

满庭芳

苏轼

元丰七年四月一日,余将去黄移汝,留别雪堂邻里二三君子,会李仲览自江东来别,遂书以遗之。

归去来兮,吾归何处?万里家在岷峨。百年强半,来日苦无多。坐见黄州再闰,儿童尽、楚语吴歌。山中友,鸡豚社酒,相劝老东坡。

云何,当此去,人生底事,来往如梭。待闲看秋风,洛水清波。好在堂前细柳,应念我,莫剪柔柯。仍传语,江南父老,时与晒渔蓑。

这首词的上阙主要抒发了对于故乡的思念和对黄州父老的惜别之情。首句便化用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来表现了自己有家难归和思念故乡的强烈感情。接着两句,以“百年强半,来日苦无多”,抒发了人易老、时易逝的哀叹,对思乡的感情进行了加深。而紧接着下句笔锋一转,对五年来的黄州生涯,进行了赞美。五年,不短也不长,但足够对这里的山川人物产生感情了,所以东坡直言“山中友,鸡豚社酒,相劝老东坡。”对此地的百姓的友好、纯朴感到十分情谊。

苏轼的这首《满庭芳》,平直中见含蓄婉曲,温厚中透出激愤不平

而下阕虽然写宦海浮沉、人生不遇,但东坡毕竟不是酸秀才,因此写的旷达超凡,豪放可爱。开头交代了此一去不得不去的原因(命运往往是自己无法掌握的),并且同时感叹了人生来来往往的无奈之情。继而抛出东坡的人生态度,既然无法改变,那么一切随缘最好!所以才会有“待闲看秋风,洛水清波”的阔达。词到末尾,更是令人回味,仿佛在告诉黄州父老,总有一日,我还会回来的,所以堂前细柳莫剪,渔蓑时时翻晒!这比单纯的写道别,更令人回味,也更令人感动。

苏轼的这首《满庭芳》,平直中见含蓄婉曲,温厚中透出激愤不平

整体来说,这首词平直中可见含蓄,温厚中透露出不平之气,依依不舍中表现出真挚情意,结尾处更是奇峰突起,和上文的真情熔于一炉,将感情推到了最高潮。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